@梵十三_
凡是不能殺死我的都讓我變得更強大。



我赋予我的爱给你,它太高了。
在天空之上是我的葬礼。

【太芥】不衷情 [上]

不衷情




○傻逼约给了我一句话说想吃糖,我内心去你妈的吧所以有了这文


○“我想看太宰治和芥川龙之介深深拥抱。”

○无间道设定,不是很甜。

●送给我的傻逼约 @Assbirthist


//





太宰治在深夜时分消失于街头。


他对他的同行者说他没有醉,从座位上站起来时踉跄了一下,脚步虚浮,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醉汉。他的棕色发丝卷起,与清醒时相比显得格外的杂乱,像是泰迪这种犬类的毛发,他眯着眼睛晃着手中那杯没有饮尽的特基拉,他一不小心,手上失力,特基拉随着杯沿的薄荷叶与食盐在木质地板上躺尸,他又摇摇晃晃,他说。


芥川先生,我还能喝一点。


所有人都不信他的鬼话,坐在他对面的上司芥川龙之介只想要他赶紧回家。醉鬼从来不说自己是醉鬼,摔坏的杯子估计太宰治也不会赔。


“立原,你送太宰治回家吧。陪他到门口打一辆的士,告诉司机地址送上去再回来。”


“不——”太宰治挥舞着他的手,他头朝着酒吧老板的方向“老板我还要——唔——”


立原造道捂住了他的嘴,他朝着芥川龙之介点了点头,然后飞快地反抓住太宰治挥舞的手臂,就像绑着行李一般把他拖出了酒吧的蓝色大门。他离开的那一刻酒吧老板终于喘了口气,芥川龙之介握紧水杯的手也稍微地放松了一些。


“想不到太宰桑这个平时看起来蛮稳重的男人一发酒疯就是这个样子啊。”


“哈哈哈,哈哈哈,也不难理解啊,都是男人嘛。”


剩余的人叫酒吧老板再来一打啤酒,要扎啤,然后再三言两语地讨论着太宰治刚刚那副鬼样,他们说下次喝酒就别再带太宰治来了你说是不是芥川先生,芥川龙之介一言不发依旧喝着水杯里面的不含任何酒精的矿泉水。


芥川先生你说是不是?他们这样问着。


芥川龙之介默不作声但也没有反驳。


几分钟就立原造道就回来了,他满头大汗地告诉这些人太宰治这个人到底有多么难搞,拖在大街上等的士的时候路人差点以为立原造道在拐卖人口。的士司机也差点不收这个乘客,立原说太宰治的家是在这个地方吧,他报出了一个公寓名,在得到芥川龙之介点头形式的肯定回答后他松了口气,然后开始骂骂咧咧他再也不要干这苦差事了,下次谁愿意谁来干,其他人都看着他说不干不干我也不干。


立原造道甩了下杯子骂了句脏话,然后他们又开始喝酒,芥川龙之介继续喝他水杯里面的矿泉水。一切就像太宰治喝醉之前平静。






司机觉得他后座上的男人可能要吐了。


这个男人刚刚被一个小青年扶上来,动作大得惊人,让人简直怀疑是不是绑架,他差一点都不想要收这个乘客,但是那个小青年又支付了他金额一笔不小的钞票,司机想了想还是算了,有钱不赚就真的很傻,他让小青年把男人平放在后座上,用安全带系一下免得他东倒西歪,小青年告诉了他男人居住的地址,如果没有意外他能一路顺风地安全送达。


如果没有意外。


男人在后面叫着还要喝酒,但是嘴里又发出干呕的声音,咕噜咕噜的,司机也喝酒,他听着这种熟悉的声音还是蛮恶心,他的经验告诉他这个男人可能就要吐了。


司机加快了车速,在离男人公寓不到五百米的时候他真的听见了后座发出了呕吐的声音,他连忙踩了刹车下车把男人弄了出来,刚刚只吐了一点点还好不是很多,司机觉得麻烦,觉得这里离男人的家不远了他不如就把男人放在这里,公寓前的醉鬼若是熟人看见还是会带回去的,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车再受到脏污的洗礼。


于是他把男人拉扯出来,男人好像醉晕了,现在只听得见咕噜咕噜的声音,司机把男人扔在绿化植物的旁边,然后开着车走了。


旁边的路人们就看着绿化带里躺着一个不省人事的男人,他一看就喝多了酒,一副醉鬼的模样,有人在犹豫是否应该上前把男人送到前面公寓的保安室的时候,男人又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他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些什么,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出了绿化带。


路人们看着他摇摇晃晃走在路上的步子,他好像是向着公寓的方向,于是也各自散开了,有的闲事还是不管为妙。


男人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到了他的公寓门口,再踉踉跄跄的上了楼梯,到了自己家门口时用力地砸门,在听见邻居的尖叫大喊之后才开了门,然后用最大的力气“嘭——”得一下关了门。


男人找了一个没有监控的楼梯又轻轻地下楼,他左转弯右转弯出了公寓到了另一个路口,他完全不像是刚才那副模样的醉鬼。他走向了城区的另一个方向。


男人在午夜时分消失于街头。







“太宰君最近工作的如何呢?”随着新沏好的茶倒入木质杯子的声音,中年男人看着瘫躺在对面沙发上的太宰治然后发话,“总觉得应该是不错的势头吧。”


他把茶杯递到太宰治的面前,太宰治作了一个表示无奈的动作,“我又不是真的喝醉了——你何必这样给我醒酒茶喝呢?”当然他也没有真的,他翻了个身坐起来,面对着中年男人喝起了茶,“工作也就那样,不算差也不能算顶好。”


“太宰君的演技可真是厉害啊,我在酒吧看着的时候也差点被你骗过去了。”


“毕竟是工作需要呢。”太宰治笑了起来。


太宰治不如他刚才在酒吧的那副模样,也不是别人口中那个“看起来蛮稳重的男人”,他不仅仅是一个进入黑手党不足三月的无名小卒,他的工作也不是陪着某些暴戾到骨子里的家伙喊打喊杀。


太宰治是卧底,警局安排在黑手党的卧底。


“资料我过些日子给你,再过三四天吧,我们在城东的百货三楼的厕所见面。那个时候我再给你。”太宰治放下了茶,他看起来像是要离开了,“我现在可只是一位基层人员,根本接触不到它们黑手党的重要事务。”


“太宰君不考虑用一用自己色诱的本事嘛?”中年男人对他开着玩笑,就算是在这种根本接触不到什么高层人员的情况,太宰治依然能保持每个月向警局传送较为重要的资料,他的能力不容小觑,中年男人也对他相当满意。


太宰治听着他的话笑了起来,“色诱?对谁色诱呢。”他摇摇头,“黑手党可没有太多的小姑娘,为数不多的还都是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的,谁敢去色诱呢?”他也开着玩笑,“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家伙。”


“你是看上了别人吗?想来一定是个好看的小姑娘。”


“怎么可能,他可是黑手党。”


“哈哈哈这也没有什么问题嘛。”


“我可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要说了,那我们四天后城东见。”太宰治站了起来,他对中年男人挥了挥手。“再见,警官。”


太宰治推开了房门,然后用余光撇着中年男人的脸,不用多说他也心知肚明,刚才中年男人的玩笑可不仅仅是玩笑,他但凡要是表示一下对“那个人”兴趣的真情实感,他都怀疑下一秒警官会先想着法子解决掉他这个可能叛逃的家伙。


他太宰治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之所以要到警局来只是因为友人织田作之助逝去之前的一句话。


“我知道善恶对于你来说没有差别,如果可以,你还是到好人的这一边来吧。”


可是人的善恶哪里有那么简单呢?太宰治走出了公寓在大街上摇摇晃晃地走着,警局并非只有正义之人,黑手党也有无路可走的可怜人。他唯一能确定的只有织田作之助死于黑手党的谋害,他也只想报仇。


不过说起来,那个叫芥川龙之介的家伙真有趣。太宰治想到这个一脸阴暗戾气的瘦弱青年,又兀自地笑了起来。


路人都躲开了他,他此时此刻看起来太过于像一个神经病。






太宰治回到了他的家,他翻着他找到的所有纸质资料,然后把给过警局的都全部一把火烧掉,他没有开灯,房间一片漆黑,他看着橘色的火苗在黑夜里灼灼生光,所有的纸片随着花火成为灰黑的余烬,然后落在太宰治放在地板上的水盆里。


然后太宰治起身,打开了狭小客厅的灯,灯是节能灯,灯管散发着惨白的光,太宰治看着地面的水盆,所有的灰烬跌入了水中,形成了污浊的灰水。


太宰治端着水盆进了厕所,他把水倾泄倒出。


没有人知道他了解什么,没有人知道他写过什么,没有人知道他打印过什么样的铅字。


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他是卧底。


太宰治躺在了他从旧集市买来的二手沙发上,蓝色的皮面早就变得松垮破旧,他又把灯关了,他阖目小憩。


他的手指轻轻碰着他那张唯一没有烧去的资料,他似乎记得铅字的痕迹,在沉沉睡意之中,他还记得灯光下那几个字。


“芥川龙之介,二十二岁。孤儿,幼年时期被黑手党收养,直至今日。”



半夜一点出头了,太宰治在他的二手沙发上睡着了。






-TBC-



﹊﹊﹊﹊﹊﹊﹊﹊﹊﹊﹊﹊﹊﹊﹊﹊﹊
﹎﹎﹎﹎﹎﹎﹎﹎﹎﹎﹎﹎﹎﹎﹎﹎﹎

※这文大概还是偏剧情一点吧,其实也是一篇感情成分不是很多的东西……

※在构思这篇的时候自己对于太芥两个人的认识在另一层面方向又变得深刻了一点。比如两个人的立场和善恶观什么,这两个人其实是天生一对啊!()

※不过话说回来绝对不是一篇甜文就对了。

※想要红心蓝手略略略(一个贪心的傻逼),最最想要的还是评论啊,每一个给我评论的GN我都记得很清楚的!





评论(7)
热度(80)

© 梵十三夜 | Powered by LOFTER